宜昌市政协六届四次会议开幕宜昌江段江豚种群增至17头以上建设过街人行道无障碍坡道共同呵护孩子的明亮眼睛
查看本版大图 下一版     版面概览
 第01版 封面
·宜昌市政协六届四次会议开幕
·
·宜昌江段江豚种群增至17头以上
·建设过街人行道无障碍坡道
·共同呵护孩子的明亮眼睛
三峡晚报电子版
----  
 
       日期检索
01 封面 2020.1.5 星期日

长江白鲟永久消失,其它珍稀物种现状如何?
宜昌江段江豚种群增至17头以上
    本报记者黄善君
    白鲟是一种体型巨大的淡水鱼类,平均体长2至3米,最长可达7.5米,它在长江流域中一直占据着顶级捕食者的席位,是我国的国家一级野生保护动物,素有“水中大熊猫”的美誉。最近,世界权威机构宣布:“长江白鲟永久性灭绝”,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白鲟的灭绝、淡出人类的视线呢?
白鲟消失是人挤压了生存空间
    1月3日,记者专访了宜昌市渔政管理处主任何广文。何广文介绍到,事实上从2010年后长江就再也没有发现白鲟。白鲟最后一次现身是三峡大坝建成后,在重庆发现了白鲟的身影。其实任何一个物种的灭绝,不能简单地下结论,要用规范、科学的程序,大量的依据宣布种族的灭亡。既然是国际学术期刊《整体环境科学》(ScienceofTheTotalEnvironment)盖棺定论宣布长江白鲟灭亡,作为渔政部门只能扼腕叹息。
    何广文说:如果说一个种族已经灭亡,那么它的灭亡是多方面的。过度捕捞、环境变化、水质好坏、水温高低、噪音大小、人为干扰等,是多种原因造成的。总体来说,就是人的过度活动挤压了稀有种群的生存空间,而这些稀有动物对生存的环境要求极高,没有相匹配的生活空间就无法繁衍生息。记者在何广文的办公室看见了农业农村部的一本杂志的封面公益广告上几个揪心的字眼:“2006年白鳍豚功能性灭绝”。
    相关专家告诉记者:白鲟消失的原因,首先是过度捕捞,过度捕捞不仅出现在长江水系,在其他各大水系以及各大湖泊都有这种现象。过度捕捞中最严重的,当属使用不合理的捕捞渔具,比如用电捕鱼、毒鱼。这样的做法使幼鱼、鱼苗群体式灭亡,已长成的鱼被过度捕捞,未长成的鱼也被灭门,导致产量一年不如一年,最终无鱼可捞。
    其次是环境污染:环境污染主要是污水污染,当这些处理不达标的污水流入水系中,会使鱼类中毒、不适,造成病害让鱼类减员、数量急剧下降。
    噪音污染也是鱼类无法适应的问题,船舶的昼夜轰鸣、江岸的施工等等,让鱼类在战战兢兢的不安全感中生活。
    最后一个重要的原因是:长江白鲟无法人工饲养,虽然人类一直在努力攻克这个难题,但白鲟的数量却连年下降,最终也未能攻克。
    长江白鲟没能挺进2020年,还有其它很多种鱼类在宜昌过的怎么样?生存状况如何?
渔民从捕鱼人向护鱼人转变
    长江宜昌段共237公里岸线,是长江江豚、中华鲟等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的重要栖息地。早在2019年4月18日,宜昌市农业农村局召开的长江渔业资源保护新闻发布会称,宜昌江段长江江豚种群数量增至17头以上,这一数据来源于农业农村部发布的长江江豚科学考察报告。
    为了让江豚与中华鲟等珍稀鱼类能够繁衍生息,宜昌做了许多的功课。从2018年开始,宜昌渔政处组建了6人的江豚巡护队,以阿拉善基金会项目为支撑,定期在宜昌江段巡查,对违规违纪取证,观察和保护江豚活动。巡航队每条船每月巡视400公里,3条渔政船每月巡视1200公里形成了江巡全覆盖,全年巡视14400公里。
    目前,宜昌对4个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已全面禁止捕捞。全市建设水上“江网”视频监控系统,20个高清摄像头对重要江面实施24小时监控,严厉打击非法捕捞行为。其中2019年办理非法捕捞案件23件,4件6人移交公安机关追究刑事责任,已收缴非法捕捞网具734部。
    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孙劲松介绍:从2018年1月起全市施行了长江全面禁捕,为了化解渔民退捕后的生存难题,农业农村部门投资征收了渔民的渔船、渔具,还进行了转产安置、退捕补偿、职业培训等确保渔民顺利转型,并在渔民中公开招聘了6名渔业协助巡护员,引导渔民从捕鱼人向护鱼人的转变。
    全市共争取资金4483万元分解到县市区帮助渔民转产、转型。其中中华鲟保护区内的221艘渔船签订了退捕协议。全市共划定了4个水生生物保护区,共涉及渔船875艘,渔民1750人,目前4个保护区全面禁止捕捞。因为加强了对非法捕捞的监管,遏制了对长江渔业资源的破坏,使长江葛洲坝以下江豚等鱼资源量迅速回升。
    江豚主要是逐群而居,以小鱼为食物,鱼的家族庞大,生物的多样性才有江豚的存在。为留住和吸引江豚,宜昌从2000年开始往长江投放鱼苗,开展鱼类增殖放流活动,从起初每年1000万尾,扩大到去年的全市农口系统放流5次达到6000万尾,夷陵区农业农村局每年在黄柏河增殖放流达30万尾。其中2019年宜昌农业部门在胭脂坝广场和大公桥码头进行了2次大规模增殖放流,有效补充野生种群。
    孙劲松介绍,长江渔业资源增殖放流活动启动23年以来,宜昌共放流中华鲟31次1500万尾、胭脂鱼100万尾。枝江、宜都水产部门去年已经放流1750万尾以上。长江三峡集团已经放流中华鲟700尾,23年来31次放流中华鲟1500万尾。
    2012年长江江豚科考宜昌江段监测到3头江豚,2019年增加到17头以上,主要是因为宜昌江段水质变好,小鱼儿多了,吸引江豚越过激流水道,到达水流平缓区域。何广文介绍:增殖放流是让江豚有食物链,让指标物种达标,为江豚提供生存空间,今年全国各大媒体纷纷报道了宜昌江段江豚新增了2个成员,总量超过17头的消息。而更多的镜头与画面来自至喜大桥上,至喜大桥成了宜昌靓丽的生态名片,宜昌渔政处队员刘承林在胭脂坝水域多次发现2对母子豚,并拍到了新增的成员,江豚3岁成年,4岁繁殖,江豚家族壮大未来可期。
宜昌渔业的生态联唱正在接力
    在宜昌江段生活的鱼类有中华鲟、长江鲟、江豚、胭脂鱼等国家一二级保护性水生野生动物,还有江团、铜鱼、长薄鳅等重要珍稀鱼类和“四大家鱼”为代表的经济鱼类,分布有多处鱼类繁殖场。
    宜昌以中华鲟监测救治中心为依托建立鱼类保护120急救体系,十多年来累计救护受伤的野生中华鲟8尾,科学处置死亡野生中华鲟2尾,救护人工放流的中华鲟24尾,救护长江鲟4尾、野生胭脂鱼35尾,大鲵(娃娃鱼)12尾,鳄鱼8头。让珍稀鱼类在遭遇不测时有专业队伍呵护、救护、保护。
    宜昌还利用监测救治中心的养殖设备开展中华鲟子一代、子二代幼鱼的培育,与科研单位合作开展子三代中华鲟的繁殖研究,目前保护区共蓄养中华鲟子一代、子二代100余尾,最大个体达到200余斤。为了让珍稀鱼类有一个安宁的生活环境,宜昌依法依规严控核心区与缓冲区。对重大民生工程的施工进行专项技术指导,尽量减轻对保护区的生态影响。如至喜大桥、伍家岗大桥在规划时采取提前干预,不响马后炮,形成了一跨过江的设计方案,化解了施工对鱼类的干扰和长江生态的破坏。宜昌依法依规严打未批先建的项目建设,守住生态保护的法律红线,截至目前,经过现场核查并确认已经整改完成的项目108个。
    白鲟灭绝虽然已是既成事实,但宜昌渔业的生态联唱却在接力。1月4日,记者在夷陵区黄柏河公园看到,这里正在举行第三届冬泳邀请赛,这是夷陵区拆除了16家黄柏河岸线砂石码头、修复生态后将臭水沟变成游泳地成功范例。而在5年前黄柏河还是水草覆盖、浮萍满河的黑水湖。记者了解到,宜昌交通运输部门从去年以来取缔非法码头570多个,退出岸线并复绿29000多亩,还给了长江岸线的安宁;实施船舶停靠使用岸电减少油污尾气的日夜排放,降低了日夜噪音污染,让鱼儿晚间休息有了宁静的环境;推出了网上预约式废油回收、水上垃圾回收的全覆盖,及时回收防止了漂浮物,彻底改变了水质,为鱼儿繁殖提供了条件。环保部门加大污水排放检测与执法有效地让江水变绿、让江水不再变成毒水。
江豚的惊鸿一瞥。宜昌市渔政处提供
最后的白鲟(资料图片)。宜昌市渔政处提供